英国布莱顿饭店爆炸 撒切尔夫人虚惊一场

  在英国南部,有一个叫布莱顿的城市,一年四季,这里充满阳光。布莱顿气候温和,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这里的海滨度假。

  1984年10月12日,夜深人静。在豪华的布莱顿大饭店,底层宽敞的大厅和华丽的酒吧间里,仍有不少身穿夜礼服的男女人士在谈笑。他们是正在参加1984年英国保守党年会的代表们,刚刚举行过一场社交舞会。此时,余兴正浓,他们正在品尝临睡前的最后一杯美酒

  玛格丽特·撒切尔这天也住在这家豪华的饭店里,她是英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素有夜间工作的习惯。现在,她正在为几小时后要在年会闭幕式上宣读的稿子进行润色加工。

  凌晨2点50分,突然,整个饭店在一声沉雷般的巨响中剧烈地摇晃起来。顷刻间,砖石横飞,尘土弥漫,门窗的震裂声和楼层的塌陷声响成一片,人们在黑暗中大喊大叫,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惊呆了。撒切尔夫人桌上的稿纸被强大的气浪冲得四处飞舞。她在两分钟前刚刚离开的浴室顿时塌陷下去。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撒切尔夫人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一群皇家保安人员已冲进她和丈夫撒切尔先生住的“拿破仑套间”,并将他们迅速转移到楼下大厅。此时,撒切尔夫人才被告之,这是爱尔兰共和军干的。他们在饭店的五楼,放置了一枚爆炸力极强的炸弹,这枚炸弹将饭店大楼的正面从上到下炸开了一个10米深、5米宽的大窟窿。爆炸的冲击波在大楼内劈开了一道竖井。硝烟中,残砖破瓦和玻璃碎片撒满了旅馆前面的大街。

  爆炸发生后,救援人员凭借电视摄影设备的灯光进行抢救。受过专门训练的狼犬在废墟中跑上跑下,寻找着受伤者的位置。每找到一个人,消防队员便用斧子扒开砖瓦和尘土,把压在下面的人抢救出来。而及时开来的吊车伸出长臂,救出一个又一个陷在楼上的人。

  撒切尔夫人不愧为“铁女人”。当爆炸后的浓烟还在翻滚的时候,首相就一边拍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大声询问救援的人:“要我帮着做点什么吗?”一些新闻记者闻讯赶来,要首相发表评论。“铁女人”看着倒塌的大厦和抢险的人群,低声说道:“我听说过这些惨案、这些爆炸,我也希望这样的灾难不要降临到我的头上,然而生活并非总像人们期望的那样。”接着撒切尔大声宣布:“爆炸并不能阻止我们,年会如期举行!”

  早上9点30分,也就是爆炸6个半小时后,保守党的年会在紧挨着饭店的布莱顿会议中心按时举行。撒切尔夫人如同凯旋的英雄,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大会首先静默2分钟,向爆炸中的遇难者致哀。接着,大会以绝对多数通过了政府关于北爱尔兰的政策。这天下午,撒切尔夫人在演讲中谴责了爱尔兰共和军的恐怖活动:“炸弹袭击,是一种最不人道的,不加任何区别的,对无辜的人进行一种残害……这种想改变政府意志的袭击就如同想要通过消灭民主势力的任何企图一样,是永远不会得逞的。”她的讲线分钟的欢呼。紧接着,撒切尔夫人赶到皇家苏赛恩医院,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探望受伤者。

  尽管撒切尔夫人“福大命大”,没有成为爆炸事件的牺牲品,但有4个人不幸遇难了,另有34人受伤。

  调查大饭店的爆炸事件在紧张进行。但关于如何进入旅馆、何时安放炸弹等情况,警方一直没有掌握确切的证据。由于这次年会召开的时间一年前就已决定,因此,可在大会开幕前几个星期内的任何时间埋置炸弹。这枚炸弹据说是用玻璃纸包着的,从而使警犬无法嗅出来。爱尔兰共和军声称,这枚炸弹有100磅,但爆炸专家认为,这枚炸弹只有20磅。然而由于这是一枚小型定时炸弹,制作精密,爆炸力很强,从而造成不小的破坏。

  年会举行前,撒切尔夫人和她的丈夫住在二层的“拿破仑套间”。紧靠她的左侧隔壁,是外交大臣杰弗里·豪的套间。再向左,则是内政大臣布里顿。事后人们才知道,这座八层楼的四星级饭店的178套房间,住满了政府部长和保守党的要人。全体内阁成员也住得十分接近。这种安排,对来说真是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住着这么多要人的饭店会发生爆炸,人们自然就会指责保安工作的安排。警方立刻开始调查,他们分析检查了所有饭店工作人员的个人表现的历史背景,但却一无所获。负责治安的地方官员不得不承认,“在一些环节上出了故障”。

  北爱尔兰共和军进行恐怖活动已有很长时间了。从1972年起,其活动范围和目标已不局限在北爱尔兰,开始扩展到英国本土。在十几年时间里,他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刺杀、爆炸活动,造成80多人丧生,1300多人受伤,以致老百姓一提到北爱尔兰共和军就惶惶不安,担心横祸随时可能降临到自己头上。

  面对咄咄逼人的攻势,英国政府加强了反恐怖措施。在这次事件发生后,英国在北爱尔兰建立起了一支特别突击队,专门对付恐怖活动。(沈宪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