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欧洲鱼腩直布罗陀:攻入队史首球 入欧足联好处多

在能容纳5.2万名观众的汉普顿公园球场,苏格兰在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第5轮中5球横扫欧直布罗陀。

在能容纳5.2万名观众的汉普顿公园球场,苏格兰在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第5轮中5球横扫欧直布罗陀。比赛结果波澜不惊,桑德兰前锋史蒂文-弗莱彻大演帽子戏法,曾在维冈效力多年的马洛内梅开二度,这些英超球员看似威武,但本场最闪光的一刻却是由直布罗陀中场李-卡斯奇亚罗创造。

苏格兰第18分钟打进点球,一场屠杀似乎不可避免,但仅仅1分多钟后,直布罗陀打出反击,队内卡斯奇亚罗三兄弟的老大、本职工作是一名警察的李-卡斯奇亚罗禁区右侧抽射破门。这个进球一度将比分扳平,让现场的苏格兰球迷鸦雀无声,直布罗陀的球员一群消防员、电工、职员和货运商则冲向33岁的“警察叔叔”,庆祝本队历史上的首粒正式比赛进球!

自2013年后,直布罗陀足球队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在欧洲足球的大舞台登堂入室。去年夏天,当地的林肯红魔和欧洲学院分别参加了欧冠、欧联。虽然资格赛首轮就分别被法罗群岛的HB托尔斯港和列支敦士登的瓦杜兹淘汰,但这仍然被视为历史性的一刻。林肯红魔的主场比赛吸引了1821名观众到场,而直布罗陀的全体居民还不到3万。

他们应该跻身欧战么?这恐怕是所有对直布罗陀感兴趣的人士都要问的一个问题。除了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国际足坛对小国足球越来越冷漠,并自恃高人一等的态度,都是要面对的阻力。面对这些困难,小地方的球队能应付得了么?他们应该跟“高大上”的欧洲足球、世界足球同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么?

虽然在2013年中才被欧足联接纳为会员,但直布罗陀足球协会完全可以自豪地说自己是全世界最古老的的足协之一他们1895年就成立了。

早在1910年,直布罗陀足协就设置了自己的联赛和杯赛。他们的第一个联赛冠军,叫威尔士亲王足球俱乐部。20世纪20年代,跟来这儿中转的英国军队或商人踢上几脚球,已经在直布罗陀蔚然成风。

上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中期是直布罗陀足球的“黄金时代”。欧洲和西班牙的球队前赴后继地来这个不到3000人的英国海外领地,找他们过招。尽管强弱悬殊,但直布罗陀居然2-2战平过皇马。那是在1949年。直布罗陀还跟塞尔维亚和瑞典的球队交过手,队员是从跟英国驻军踢比赛的居民中选拔出来的。

这段黄金期很短。1956年,西班牙弗朗哥政府禁止西班牙俱乐部再前往直布罗陀,甚至连过境都不许。直布罗陀足协的官方记录写道:“这么一来,很多直布罗陀人都看得出来,这里的足球要开始慢慢衰亡”

之前的几十年里,紧张的局势不断升温,西班牙批评直布罗陀纵容走私。1954年伊丽莎白二世对直布罗陀的访问被认为是促使弗朗哥收紧政策的最后一根稻草。西班牙在国际上孤立直布罗陀,实施了多项对直布罗陀居民的制裁,最终在1969年关闭了互相间的边界。与此同时,英国也缩减了驻军。这一系列事件除了对社会政治造成影响,也标志着直布罗陀足球参加国际赛事的中止。

随后的几十年,虽然直布罗陀并不是完全没有足球,但也是一片混沌。一提起直布罗陀的足球,至少在国际足坛,让人一片茫然。这种情况一致持续到世纪之交。从那时开始,情况又有了转机。

1999年,直布罗陀向欧足联提出了加入申请。由于有国际足联部分人士的支持,起初,直布罗陀的形势似乎不错,但西班牙随即表示反对,提出直布罗陀的体育场馆、设施都位于有争议的土地上。为了维护西班牙的权益,直布罗陀的申请不应被批准。很多人认为,这可能是西班牙担心巴斯克和加泰罗尼亚会群起效仿之。

2002年,欧足联通过的一项决议成了新的障碍。该决议要求新加入的足协所在国必须是独立的、经联合国承认的国家,但苏格兰、威尔士和法罗群岛不在此列。

考虑到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反对政治干预足球的一些表态,有分析人士认为,他们在直布罗陀这事儿上执行了双重标准。认识到自己的特殊性,直布罗陀足协上诉到了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非要求个公正。这最终被证明是一步好棋。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认为,直布罗陀的情况属于“老人老办法”,不能用更改后的规定来办理。

虽然法庭上胜诉,但直布罗陀距离最后的“大奖”还差得远。前路困难重重。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几次敦促有关各方,要尽快、妥善解决直布罗陀的问题。直布罗陀被国际足联排斥是又一个障碍。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要求下,2006年,欧足联对此问题组织了官方投票。这次投票中,黑山加入欧足联获得全票通过,而西班牙公开反对直布罗陀的申请,并以退出欧足联相威胁。最终,在直布罗陀加入欧足联的投票中,有45票反对,支持的只有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这可怜的3票。

虽然有人建议直布罗陀足协不如加入非足联算了,但直布罗陀足协再次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干预。2011年,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要求欧足联应做好相关工作,以便直布罗陀的加入。在这样的强制执行判决下,欧足联把直布罗陀接纳为临时会员,制定了一些指导原则,等待机会合适时转为正式会员。这些指导性的原则包括:直布罗陀的裁判员、教练员要掌握欧足联的相关规定,管理机构要接受欧足联专家的指导等。终于,事情在2013年5月尘埃落定。这次依然反对的,只有西班牙和白俄罗斯两票。

闻听此讯,直布罗陀主帅阿伦-布拉激动地说:“这是值得所有直布罗陀人骄傲的事情。我的队员们一直百分之一百二的付出。曾几何时,能踢国际友谊赛是我们的第一个梦想。现在,这个伟大的结果告诉我们,第二个梦想也已经成真。”

目前,欧预赛已经赛过5轮,结果不出所料,直布罗陀全部输光,丢了27球,包括对波兰和爱尔兰都0-7惨败,只进1球。如果只以成败论之,直布罗陀值得一提的,除了2013年友谊赛战平过斯洛伐克外,就是去年夏天连续两场的热身赛中,先客场逼平爱沙尼亚,又主场战胜了马耳他。

一提到直布罗陀队,离不开的话题一是当地太小,二是队员的职业。直布罗陀超级联赛是业余联赛,全队大多数队员都另有本职工作。小组赛首战波兰,有好事媒体报道他们首发时,特意附上了每个人的职业。例如门将是个消防员,前锋凯尔-卡斯奇亚罗卡斯奇亚罗三兄弟里最小的一个是个货运代理商。全队只有两人是职业球员:2号斯科特-维斯曼在英甲的普雷斯顿效力,10号队长利亚姆-沃克曾在以色列的贝内耶胡达(现已回到直布罗陀的林肯红魔鬼)踢球。

上轮小组赛对阵世界冠军德国队,《》调侃这是《足球史上最悬殊一战》。虽然这并不是恶毒的诋毁,但反映了外界的态度。

那场比赛后,托马斯-穆勒称“比赛踢得很没劲”。持此观点的人并不在少数。《图片报》援引了他的话,“跟直布罗陀这样的业余队踢比赛没什么用”,并补充说“让德国队去直布罗陀,踢1000场,能赢1000场”。

对这个问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认为,必须尊重对手,哪怕是德国队。另一种例如《图片报》则认为,像托马斯-穆勒这样在顶级俱乐部踢球的顶尖强队国脚,一个赛季至少踢60多场,赛程密集,身体和心理都处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如此情况下,再让他们去踢一群消防员和电工组成的杂牌鱼腩球队,难免会气不打一处来。

除了欧洲杯预选赛,欧洲是仅有的两个不论什么档次的队伍都参加世界杯预选赛的大洲之一。相反,在有些大洲,如亚洲,国际足联排名最低的12个国家先参加一轮资格赛,胜出者再进入下一轮的预选赛。2015年参加了亚洲区资格赛的国家队,包括印度、不丹等。

只有南美区预选赛和欧洲一样不分档,但原因是南美只有10支队,却有5个出线个附加赛名额)。《卫报》和《观察家报》作者艾米-劳伦斯比较了两者,表示下届世界杯预选赛,有54个会员的欧足联,因为俄罗斯自动入围、直布罗陀不是国际足联会员,将有52个队参加预选赛。目前,直布罗陀已经为参加世预赛,再次上诉至国际体育冲裁法庭,希望干预,并抱有很大期望。

再进一步比较欧洲的国家队赛事和俱乐部赛事的赛制,容易被人忽视的是,不管是欧冠还是欧联,都设置了多轮资格赛,过滤掉一些弱队。否则,小组赛会变得大不一样。劳伦斯说,“举个例子,让切尔西或巴塞罗那去踢圣马力诺、摩尔多瓦的球队,这不是胡闹么?”

但是,在国家队赛事中,这个问题显然存在,而且并无益处。英格兰、德国这些强队,要碰到直布罗陀、圣马力诺这些鱼腩,这些强队的球员、球迷、专家对此都不会有多大兴趣,或者干脆没兴趣。而且,除非出现意外,这些鱼腩基本是碰谁都输的主,直布罗陀目前为止的表现,即为明证。如果他们最好的期待是踢10-15场才能赢1场,还是友谊赛主场对马耳他这种对手,怎么建立赢家心态?现在欧洲区这种赛制究竟又有何意义?

好处当然是有的,虽然并不直观体现在成绩上。直布罗陀申请加入欧足联,并不是他们对欧足联有多大用,而是欧足联对他们很有用。直布罗陀足协非常明白,加入欧足联至少有两大好处,当地的足球运动和足球水平都会得到促进。首先,“能成为欧足联会员,可以让将来踢球的球员得到必要的保证,也可以推动直布罗陀当地足球运动的发展”。

有一种看法很关键,但常常被忽略,那就是,虽然欧足联排名前20、甚至前30的国家的球迷和相关人士,都不希望在某个比赛日的晚上看自己的国家队跟直布罗陀这种队交手,但欧足联也得考虑考虑排名后20国家的球迷和相关人士的感受。直布罗陀加入欧足联之前,最大的问题是很难吸引来强队、没机会跟强队交手,球员也很难去那些强国闯荡。

由此推论,如果现在直布罗陀队有个踢得非常好的球员,虽然当地的足球条件很差,他也仍然会觉得自己可以取得成功。反过来,如果是在加入欧足联之前,该球员可能就不禁这么想:“我周围都是业余球员,我们队也没资格参加国际比赛;就算能跟外国球队交手,可能到卢森堡、圣马力诺或者哈萨克斯坦这个档次,也就顶天了。”

直布罗陀足协坦承,虽然大费周章终于加入了欧足联,但足球在当地“步步下滑已经有几年了。”缺乏曝光机会是导致这一现状的关键因素,另一个阻碍则是国际足联现行的排名系统。

现在,欧足联资格的收益已经逐渐体现。直布罗陀足协可以增收;一座容量8000人的球场也已开工,球队有望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主场;俱乐部球队也可以从其他途径获益,比如球员入选国家队获得补偿金,就是最明显的一块收入。2012年欧锦赛预选赛,圣马力诺的俱乐部就得到了大约56.6万欧元的补偿金,而这还不算俱乐部队参加欧冠、欧联能得到的分红。

虽然直布罗陀打不进世界杯(即使将来被国际足联接受)或者欧锦赛,但他们的尝试无疑是正确的。直布罗陀可以从欧足联那里分到钱,也可以享受到欧洲足球的其他各种好处。这些都给了直布罗陀极好的展示平台。欧足联宣言明确声明,其目标是“推动、保护和发展各种水平的欧洲足球”,直布罗陀当然也包含在内。公平地说,如果没加入欧足联,他们可得不到这么多官方的支持。

再对比其他各大洲,其他大洲的足联解决这类问题依然棘手。两周前,国际足联排名最低的不丹队在亚洲区资格赛的第一轮中,两回合淘汰了斯里兰卡。25000主场观众见证了历史性的胜利,据说很多人都在胜利后冲入了球场。

当然,情况很复杂,不能简单类比。如果不丹一开始碰上的是韩国或者澳大利亚,输得会不会更惨?还是会被这些“巨人”激起斗志、击败他们?任何模棱两可的人可能都会说:很难讲。显然,如果不丹资格赛被淘汰,那么直到下一次的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资格赛之前,他们都没有机会在参加国际足联组织的赛事。

至于直布罗陀,其足协主席丹尼斯-贝索说,现在的情况已非当年可比。自从投入欧足联的怀抱之后,即便是青年足球赛事和女足联赛的上座率,都成倍增长。他说“足球可以带来关注”,并特别强调“能和德国、荷兰或英格兰交手,对我们是非常重要且有象征意义的”。

直布罗陀加入欧足联和国际足联的争议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考虑到他们仅仅600-700人的足球人口储备,被这些组织承认对这部分人来讲确实有重要意义。对巴掌大的直布罗陀来讲,足球还能变得更好么?贝索说他不敢妄下定论,但看到球队能到现在这个位置,他已经欣喜若狂了。“是的,我们被打败了;是的,我们是个小地方。但是,我们现在跟他们排在同一张积分表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