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逊死亡案庭审实录 辩方称MJ自己用药致死

洛杉矶当地时间9月27日8点,迈克尔-杰克逊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被控过失杀人一案再次于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庭审过程中,莫里的辩护律师称杰克逊是自己注射了过量的药物导致死亡。

2011年9月28日 – 首先,检方出示了一张苍白没有生气的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躺在尸床上的照片。然后,他们播放了一段他死前几周的录音。

周二,在私人医生被控误杀迈克尔·杰克逊审讯的最开始,他缓慢模糊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洛杉矶法庭。在全世界的电视观众和坐在法庭里的杰克逊家族的注视下,一个受药物影响的杰克逊说道:“我们必须超凡脱俗。当观众看完演出离开时,我想要他们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过像这样的演出太精彩了他是世界上最棒的艺人。我会拿着这笔钱,(给)一百万名儿童,(建立)儿童医院,世界上最大的,迈克尔·杰克逊儿童医院。”

检方在开场陈述时第一次播放了音频,他们还宣称58岁的康纳德·莫里医生(Dr. Conrad Murray)是一个不称职的医师,因为他在没有足够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使用了一种危险的麻醉剂,他的疏忽导致了这位超级明星因无人照料致死。

辩方律师则反驳说是杰克逊在莫里离开房间后自行注射的药物过量而导致了自己的死亡。

辩方律师艾德·切诺夫(Ed Chernoff)告诉陪审团,心脏科大夫莫里无论采取任何措施都无法救活“流行音乐之王”。当时杰克逊正不顾一切的想要重获他的名声,并在准备一系列重要的回归演唱会,他急需休息。

一些杰克逊家族成员也在法庭里,包括他的父亲约瑟夫(Joseph)、母亲凯瑟琳(Katherine)、姐姐拉托娅(LaToya)、妹妹珍妮(Janet)、哥哥杰梅恩(Jermaine)、蒂托(Tito)和弟弟兰迪(Randy)。拉托娅·杰克逊拿着一束向日葵,向日葵是他弟弟最喜欢的花。

当检方播放杰克逊在“就是这样(This Is It)”演唱会排练中演唱《地球之歌》(Earth Song)的截取视频时,家族成员情绪非常激动,法官要求肃静。

当杰克逊唱着歌词“我曾经梦想,我曾经遥望群星之上”时,他母亲凯瑟琳用纸巾擦着眼睛。

检察官大卫·瓦尔格伦(David Walgren)指出这是杰克逊最后的表演。

莫里牵着他自己母亲的手到达法庭,他不承认过失杀人罪。如果定罪,他将面临四年的监狱生活并被吊销医疗执照。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陈述,瓦尔格伦通过照片和音频录音将莫里描述为无能且不计后果的看护者。

瓦尔格伦展示了一张没有生气的杰克逊躺在医院尸床上的照片,并把这张照片与杰克逊表演的照片并排放置。瓦尔格伦还播放了杰克逊与莫里说话的录音。这位检察官称,这段音频是歌手在去世前六周时受未知药物影响下的声音。

杰克逊信任莫里作为他的医师,而“他对康纳德·莫里错误的信任要了他的命,”瓦尔格伦说道。

检方在法庭重新叙述了莫里声称杰克逊不停的要求睡眠和异丙酚的情景。杰克逊把这种药剂叫做“牛奶”,并认为这才是他需要的。检察官告诉陪审团,这是一种强力的麻醉剂,而不是催眠药,莫里严重的误用了它。

检察官说,当这位医生为杰克逊工作期间,他订购了多于四加仑的这种麻醉剂,这一般是供给医院的剂量。

辩方律师切诺夫声称,在这位歌手去世当天早上,他吞下了几片镇静剂劳拉西泮,那是足以使六个人入睡的伎俩。切诺夫说,在自行注射一定量的异丙酚后,杰克逊甚至没有时间合上眼睛,就立刻死亡。

一直暗示杰克逊应对自己的死亡负责的切诺夫提出了一个惊人的事。他声称杰克逊的死亡不是因为他的医生一直给他施药,而是因为他停止了药物,迫使杰克逊采取了极端行为。

“我们听到的是莫里医生两个月来一直想迈克尔·杰克逊提供异丙酚来改善睡眠,”切诺夫说,“在那两个月中,迈克尔·杰克逊睡着,醒来,并过着他的生活。”

“证据不会显示迈克尔·杰克逊因为莫里医生给他异丙酚而死亡。证据会告诉你迈克尔·杰克逊在莫里医生停止用药后死亡。”律师说。

他说莫里试图给杰克逊停用异丙酚,并一直给他苯二氮卓等其他帮助睡眠的药物来让他睡着。

切诺夫说,在2009年6月25日,杰克逊生命的最后一天,他正处于停药过程的第三天,但是它不起作用。

“迈克尔·杰克逊开始乞求。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他无法睡着迈克尔·杰克逊告诉莫里医生他必须睡着,他们会取消我的演出,他是认真的”,切诺夫说。

瓦尔格伦说莫里关于他给了这位歌手极小用量,足以使他睡着约五分钟的说法不属实。他还指责莫里的谎言,他没有告知护理人员和医院急救人员他给杰克逊用了异丙酚。他说他们拼命地试图复苏但却不知道关于药的事。

瓦尔格伦反过来反复强调莫里的酬金是每月15万美元,并指出莫里刚开始要求500万美元每月。

“这里没有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瓦尔格伦说,“这里存在的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他不是为迈克尔·杰克逊的健康在工作。莫里医生是为15万美元的酬金在工作。”

切诺夫反驳说莫里曾经为贫困病人免费诊疗。在辩方律师的开场陈词中,莫里几次要哭出来并用纸巾擦着眼睛。

当瓦尔格伦将这位歌手描述成一个脆弱的人,只剩药物在体内肆虐时,杰克逊家族成员显得很痛苦。

“这不仅违反了看护的标准,更是触犯了一个人类对另一个人应有的尊重。”他说,“莫里医生在迈克尔需要帮助时遗弃了他。”

开场陈述后,杰克逊的演唱会导演、舞蹈指导和朋友,肯尼·奥特加(Kenny Ortega),证实杰克逊在去世前一周内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较差。

他说他给“就是这样”演唱会的制作人兰迪·菲利普斯(Randy Phillips)写信,告诉他杰克逊病了,可能需要做心理评估,可能还没准备好演出。

“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他真的想要这个(演出),这非常重要,”他写道。“如果我们取消计划,这会摧毁他,伤他的心。他非常害怕失去一切。”

奥特加说,在邮件的回信里,在杰克逊家召开的会议上,他和莫里起了冲突,莫里告诉他不要再扮演业余精神病专家和医生。

“他说迈克尔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有能力承担他对演出的所有责任,”奥特加说,“我震惊了。迈克尔看起来在身体或精神上都不稳定。”

在辩方的开场陈词中,切诺夫提到杰克逊的皮肤医生阿诺德·克莱恩(Dr. Arnold Klein),法官决定不取证。

律师试图将杰克逊的不幸归咎于克莱恩,说克莱恩给杰克逊用了止痛药,并让他上瘾。

他告诉陪审团,克莱恩不会上庭作证,但是他的记录是可用的,并由一位毒瘾专家作证停用的一个副作用就是睡眠障碍。切诺夫说莫里并不知道杰克逊在6月16日用过,因而不知道与异丙酚产生了致命的反应。

克莱恩的律师加洛·加扎里安(Garo Ghazarian)在当天晚些时候辩护到这种论断是荒谬的,“只是试图洗清迈克尔·杰克逊在康纳德·莫里医生的看护下死亡的事实。”

他指出,在杰克逊的尸检报告和他家里都没有发现的痕迹,说明他并没有上瘾。他还说克莱恩使用的药物并没有过量。他指出克莱恩被当局认为在杰克逊的死亡中没有任何不当行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